欢迎来到EHS平台! 设为首页 收藏

EHS 新闻

EHS News
当前位置: 中国环境健康安全网 > EHS 动态 > 企业新闻 > 光伏产业的低谷 数亿元资金链崩断

光伏产业的低谷 数亿元资金链崩断

2012-8-30 11:36 | 发布者: EHS最新资讯 | 查看: 1246 | 评论: 0 | 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今年7月份开始,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一项名为“容纳光伏德国公司宝比茨4.8兆瓦太阳能电站项目”挂牌招商,价格8000万元。交易所人士处告诉本报记者,挂牌企业为江苏容纳集团,由于其资金链发生困难,在得到新一轮 ...
  今年7月份开始,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一项名为“容纳光伏德国公司宝比茨4.8兆瓦太阳能电站项目”挂牌招商,价格8000万元。交易所人士处告诉本报记者,挂牌企业为江苏容纳集团,由于其资金链发生困难,在得到新一轮银行融资前,急需筹资还贷。

  一位容纳集团的民间债权人对记者说,今年上半年,旗下拥有科洋光电、容纳光伏两家企业的容纳集团一度停止兑付债务本息,资金已无法正常运转,总计欠债3-4亿元。

  “(做容纳光伏)总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能量,收不住闸。”江苏容纳董事长张靖宗8月23日对本报记者称,2009年上马的容纳光伏(加上上述德国电站),两年时间已投入3个多亿。为了还债,目前正集中精力做科洋光电的触摸屏,同时变卖德国电站回笼资金。

  容纳集团所处的江苏徐州,为我国太阳能光伏产业基地之一,一度被称为“光伏之都,风电之城 ”,拥有中能硅业、江苏艾德、徐州协鑫等知名企业及庞大的光伏产业链。

  “一些租赁厂房进行生产的光伏产业链上的小企业,有不少已经退出光伏产业。其他自己买地建厂房、买设备的企业有停产、部分停产的,都在等着行业复苏。”徐州一国有大行信贷部人士对记者称。

  美国投资机构MaximGroup8月份最新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最大的10家光伏企业债务累计高达1110亿元,整个光伏业负债率超过70%。高负债正使一批光伏企业处于破产边缘。

  容纳光伏前传

  多年前,张靖宗只身来到温州,从做广告公司、文具店起家,此后贩卖健身器材赚到一笔钱。2007年,他怀揣着1亿多资金从温州回到家乡新沂。

  开始,张靖宗打算在徐州收购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后因产权不清作罢。一度迷茫的张在朋友介绍下,到深圳考察了当地的LED产业。

  考察回来,张靖宗萌生了做起LED触摸屏的想法。2008年,他在徐州沛县收购了一家由外商创办的公司,即后来的科洋光电。张靖宗先后在科洋光电和土地上投资了1个多亿。

  但是,他很快发现,光电产业技术要求高、程序多,技术瓶颈很快会出现,而科洋光电无法短时间内提升技术积累。

  “想做到10-20亿的规模,需要很长时间技术积累,LG、三星都是经过几十年积累,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厂上。”张靖宗说。而此时加上科洋光电土地抵押贷款和自有资金,张靖宗手里尚有充足的资金。

  2009年,张靖宗参加了上海举办的一次光伏展,顿觉相见恨晚。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技术含量低、周期短,很快可以做到几十亿产值的行业,符合张靖宗快速扩张的想法。

  当时赛维等许多企业已经崛起,这些光伏大佬的老板普遍很年轻,这让张靖宗艳羡不已。

  也就在2009年,随着江苏中能硅业在徐州的快速发展,徐州正在规划以太阳能光伏、风力发电和节能环保为标志的新能源产业,提出用3 到 5 年打造能源产业规模达到千亿元的新能源之都。

  张靖宗很快行动起来,他赶紧筹措资金,在徐州新沂工业园拿下300亩土地(150亩已拿到,剩余150亩待有用地指标拨付)。当年四季度,容纳光伏开工建设,业务定位在技术要求更低的光伏产业链后期的加工组装。

  此后,据上述债权人代表介绍,容纳集团另外注册500万元在德国成立了一家分公司,建设一家电站,以解决组装完的光伏组件销售问题。

  两年后的2011年,容纳光伏一期建成,张靖宗正准备大干一番,却迎头遭遇光伏市场持续低迷的打击。容纳光伏只能接到保加利亚、美国的一些小单子,几十亿产值遥不可及。

  而此时,容纳集团已经债台高筑。

  负债3.6亿

  据上述债权人代表提供的材料,截至今年上半年资金链断裂,容纳共负债近4亿元,敞口3.57亿元,其中银行贷款1.4亿,敞口1.1亿元,材料上列出的债权机构包括当地信用社、江苏银行等多家银行。此外民间借贷2.37亿元。这一数字得到张靖宗的证实。

  2008年接手科洋光电时,张靖宗利用从温州带来的资金用于支付购买款,此后,他把科洋光电的百亩土地通过抵押方式向农信社等银行贷款。截至资金链断裂,总计贷款余额为9000万元,敞口6000万元。

  容纳光伏投产后,张靖宗又利用容纳的土地抵押贷款,目前余额为5000万元。然而,据上述债权人代表称,容纳新沂厂区和德国电站总共投资3亿左右,贷款已明显不敷所需。

  2009年,张靖宗开始介入民间借贷,他通过下属成立了一家融资公司——江苏意得投资公司。上述债权人代表称,意得投资给予他们的收益为年息18%,资金使用期限在2个月以上不等。

  “当时想,不到20%的利息,拿过来做流动资金成本不算高,因为一年都可以循环用四五次。”张靖宗称。随后,意得的借债越滚越大,截至资金链断裂,余额已超过2亿元,债权人数超过1500人,目前已开过两次债权人大会。在两年间,意得累计使用资金近6亿元,支付利息7000-8000万元。

  2011年底,徐州一些以民间借贷为业务的投资公司倒闭。为了缓释挤兑风险,张靖宗把车、房抵押贷款用以支付年底前的提款,最终平稳度过年关。

  然而,危险并未远离。年后,光伏业遭遇美国“双反”,市场毫无起色。做广告公司出身的张靖宗北上北京,希望重拾当年文化产业老本行,打开局面。就在此时,意得公司却负债甚重,突然关闭。

  随之而来,债权银行开始要求诉讼保全,催收贷款,容纳集团轰然倒塌。

  断臂求生

  上述大行信贷部人士对记者称,由于当地警方和新沂政府的介入,目前银行并未将容纳光伏列入黑名单,还贷计划也在协商中,之前的诉讼保全基本已经撤销。

  在此过程中,容纳偿还了部分银行贷款,包括一家国有大行的近300万元,该行在容纳有800万元的信用贷款,也是第一个对容纳提出诉讼保全资产的。

  “现在银行要求我们找当地企业增加担保,才会继续贷款。如果续贷,也需要先寻找过桥资金,先偿还贷款。”张靖宗说。

  据债权人透露,7月份,在新沂政府协助下,容纳向新沂工业园区管委会借款1000万资金,用于帮助过桥银行到期的贷款,这笔借款按照商业形式收取利息。这种形式在浙江萧山、湖州等多个地方出现过,当地政府利用财政专项资金帮因陷担保圈而资金紧张的企业过桥银行贷款,效果也较显著。

  不过这笔资金似乎杯水车薪,容纳陆续到期的银行贷款有上亿元,而且按照张靖宗民间融资的还款计划,今年年底前,还需要偿还2.47亿借款的10%,也就是2470万元。

  于是,容纳不得不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投资近亿元的德国电站,同时也在德国寻找买家。公告称,“容纳在得到新一轮银行融资前,急需还款资金约250万欧元,融资期在3个月左右”。

  “目前这个电站尚未成交,有江浙的光伏企业来咨询过。”前述交易所人士8月中旬告诉记者,

  张靖宗说,目前正在联系一家债权银行、国有大行的法兰克福分行,希望能够为买家提供买方贷款,从而减轻购买方的资金压力。现在已经有德国公司表示了购买意向。

  8月29日,前述国有大行回复记者,该行在容纳光伏贷款抵押充足,不存在损失的可能性。“但对于法兰克福分行是否为容纳光伏提供买方贷款不知情,目前法兰克福分行尚未能取得联系。”

  真正决定容纳光伏未来的还是自身的盈利能力,容纳正翘首以盼的光伏市场好转,但没人知道何时到来。
 已同步至 EHS最新资讯的微博
1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