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EHS平台! 设为首页 收藏
历届EHS法规峰会
点击查看更多

EHS 新闻

EHS News
当前位置: 中国环境健康安全网 >EHS 动态 > 综合资讯 > 美国石棉赔案与保险

美国石棉赔案与保险

2022-5-13 09:42 | 发布者: yannie | 查看: 589 | 评论: 0 | 来自: 百度文库
摘要:保险界中流行的“美国责任险”的说法产生于八十年代,它主要指由石棉、污染和健康损害(即APH)引起的保险责任。原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在改革开放后从国际保险市场上大量接业务,几乎涵盖了所有的险种,后来才知道其中大 ...

石棉赔案问题的由来
“石棉”(asbestos)是—组硬度高而柔软性好的自然矿物质纤维的统称。这些纤维可分成细线而进行纺织,还因具有防热、防腐蚀、不导电的特点而被广泛应用于各行各业。(ehs.cn)


石棉纤维物质容易变成充满细微颗粒的粉尘,弥漫于空气中,或附着于衣物上。这些颗粒纤维容易被人吸入或吞食进体内,从而引起严重的健康问题。

保险界中流行的“美国责任险”的说法产生于八十年代,它主要指由石棉、污染和健康损害(即APH)引起的保险责任。原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在改革开放后从国际保险市场上大量接业务,几乎涵盖了所有的险种,后来才知道其中大部分为美国责任险业务。但在当时,由于刚刚对外开放,对国际再保险市场不熟悉,更没有人想到这些业务是难以摆脱的“长尾巴”业务,到1996年成立中保再保险有限公司时,原人保将所有的“长民巴”业务都划归中保再保险有限公司,估计赔付责任高达23亿元人民币。
美国责任险中,石棉赔案又占了很大的比例。石棉因其危害面广、给人身造成的疾病潜伏期长、法庭判决的赔付金额高而闻名于世。它不仅使石棉产品的制造商和销售商纷纷破产,还让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受到重创,有些保险公司已在清理过程中。

石棉方面的赔款有逐年增长的趋势。环境损失和理算费用方面的已决赔款从1995年的20亿美元上升到1996年的22亿美元,增幅为11%;而石棉损失和理算费用方面的已决赔款由1995年的13亿上升到1996年的20亿美元,增幅为58%。

为石棉设立的超级基金(Superfund)
任何时候谈到石棉损害和环境污染,都不得不提及一个在美国环保史上影响深远的法案——《1980年全面环境应对、补偿和责任法案》(CERCLA),又称为超级基金法(Superfudlaw)。通过该法案的目的主要是清除垃圾,保护环境,以及减少对人身健康的威胁,再就是尽可能地减少纳税人的直接费用。

它首先向受害人提供经济援助,资助保护环境、清理有毒垃圾的行动,然后向责任方摊回费用。它具有强制性的特点。

在美国,陆续发现了许多有毒工业废弃地,它们对环境的污染是缓慢而持久的。根据美国环保局1979年的估计,在美国有几千个难以控制的有毒废弃地,它们对人们的健康构成严重威胁。在全国要求保护环境的呼声越来越高,为此,国会开始讨论解决方案。1980年11月,吉米•卡特总统签署了《1980年全面环境应对、补偿和责任法案))(CERCLA)。其全面性体现在该法案包括的内容非常广泛,有很强的适用性,几乎所有污染环境的行为和现象都能在该法案里找到依据。例如,对“污染物”的定义:能够或有理由认为能够导致死亡、疾病、行为失常、癌症、基因突变、心理障碍或身体变形的任何物质(这里,石油和天然气除外)。毫无疑问,石棉是污染物。

在通过CERLA法案的同时,建立了相应的信托基金,即超级基金(Superfund),它后来成了CERCLA法案的代名词。该信托基金的目的在于对受害方进行补偿,支付或垫付医疗费用以及污染物的处理费用、污染废弃地的清理费用等。信托基金的资金来源为各种税收以及法庭对污染责任方的罚金等。任何环保局无法追回的费用由保险业支付的环境税负担。1980年法律规定该基金的规模为16亿美元,而1986年的修正法案将超级基金扩大到85亿美元。

国会为了尽量减少用在诉讼上的时间,而把资源和精力真正集中用于清理有毒废弃地上,CERCLA法案含有强制执行条款,所定责任也是“严格的”、“可追溯的”和“连带勺”。

严格责任:—般情况下,原告在伤害起诉中需证明被告“有错”(如被告有疏忽或恶意行为)。这在污染案件中是很困难的事,因为废弃物也许是几十年前抛弃的,记录陈旧,见证人的记忆已模糊。而根据CERCLA法案,原告不必去证明被告行为不当,只需要证明被告是下列四种实体之一即可:(1)船舶或设施的原主人和操体者;(2)船舶或设施的现主人和操作者;(3)抛弃或处理有毒物质的指使者;或(4)有毒物质的运输者。

可追溯责任:指污染的责任方对其在CERCLA法案实施前的释放污染物的行为仍然负有法律责任。国会认为,谁制造了污染,谁就有清除它的责任,而不管这种行为发生的时间。

连带责任:许多情况下,污染是由多方造成的,有时责任难以划分清楚。根据连带责任的规定,每—个责任人应对整个清理费用负责,所有的潜在责任方有义务分摊责任。谁造成了哪些损害应由所有潜在责任方而不是由无辜的公众去搞清楚。

许多人认为超级基金法不公平,因为它的可追溯性使许多公司要为他们在该法案通过前的行为负责,而这些行为在当时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该法案的连带责任原则使一个公司要对整个污染废弃地的清理负责,即使它只倾倒了—小部分有毒垃圾。

自超级基金法案通过以来,环保局已确认的不再使用或基本不再使用的有毒污染地点有35000个之多。比较大的污染废弃地被列在了国家优先清理名单(NPL)上。自超级基金计划实施以来,全国有1300多个污染地已经完成了垃圾清除、清理工作。从环保局通知污染责任方清理—个污染区到工作全部完成平均约需12年时间。

在超级基金设定的责任框架中,每—责任方都试图尽量找到能分摊责任的其他潜在责任方。责任方之间经常互相起诉或与环保局发生诉讼。结果是,有的为了—个污染废弃地的清理方案,上百个律师代表不同的客户、针对案件的不同方面参加进来,数百个不同的保险公司出被卷入。由于法律费用高昂,保险公司支付的法律方面的费用远远超过污染地区的清理费用(清理费用约占总费用的12%)。
石棉赔案诉讼及索赔时效

与石棉相关的诉讼主要是根据疏忽和严格责任理论进行的产品责任索赔诉讼。

产品责任法旨在处理由于危险产品和有缺陷产品所致伤害而追究产品制造商、批发商和零售商的责任。产品包涵的内容很广,包括食品、药品、电器、车辆、医疗设备、移植器官、血液、烟草,甚至商用飞机等。

按照普通法,产品销售是商业行为,只有合同当事人才能起诉。而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变,受到有缺陷产品伤害的任何人都可以起诉产品生产销售链中的任何一方,即制造商、批发商、零售商,或者甚至是零部件的制造者。

在产品责任法中,受害方可根据下列法律理论或诉讼理由进行诉讼:疏忽、违反默示和明示担保、严格责任。按照疏忽理论,原告需提供原告疏忽的证据。在违反担保理论下,原告必须证明与被告存在合同关系。而按照严格责任理论,原告则没有义务去证明被告的疏忽或与被告存在合同关系。

现在,集团诉讼(rnass tort)已成为对石棉污染和环境污染提起索赔、进行诉讼的主要方式,即某个杜区的全体居民,或者有相关诉求的数百人,乃至数千人一起委托律师进行诉讼。

三年诉讼时效:自受害者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患有石棉疾病时起的三年内,他或其家人可以提出人身伤害或非自然死亡索赔。时效起始日通常是医生通知病人诊断结果的当天。

特殊时效:如果工人死于间皮瘤或与石棉相关的癌症,他的配偶和亲属可以提出非自然死亡索赔的时效是自死亡之日起十年内。

石棉赔款对保险的影响
由于石棉危害面广,所致疾病潜伏期长,赔偿费、理赔费用及诉讼费用高,污染地的清理费用巨大,因此,导致许多石棉制造企业倒闭,对销售流通企业的影响也很大,对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的冲击之大不言而喻。被APH击跨的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不在少数,现在仍有许多保险公司处在被清理或是在处理未了责任的过程中(rum-off),而不再做新业务。

Equitas公司是闻名于保险界、专门处理劳合社未了责任的一个典型例子。截至2000年3月31日为止,该公司中石棉、污染和健康损害责任(APH)已占未决赔款的65%,而1999年为55%。1999年,石棉制造商支付的赔款的增长率要比预想的还要高。石棉赔款的增长之快出乎整个市场的预料。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将会使Equitas倒闭。连Equitas的董事长Hquitas也承认,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到时候将会耗尽Equitas的备金。由于不能向第三方追索,从逻辑上讲,Equitas将会垮台。

根据劳合社某市场分析师的分析,自1999年以来,石棉赔案可能会使Equitas增加10亿英镑的损失(已发生的赔款减去已决赔款)。Equitas自1997年成立以来,石棉赔款的损失增加了22亿英镑。Equitas不得不为这种赔款的上升增加准备金,但问题是,这是否是这种长期不良趋势中的一个小插曲。

根据美国保险服务局(ISO)的统计,1999年美国经营财产险和意外险的保险业已为石棉赔案支付了破纪录的34亿美元。已发生的美国石棉赔款由1997年的9亿美元和1998年17亿美元亡升到1999年的23亿美元。

美国保险服务局负责财务分析的助理副总裁Michael Murray说,没有迹象表明这种上升趋势是否会继续下去。他说,赔款数字经常反复变化,例如,1993和1995年发生的赔款都高达33亿美元。

1999年美国石棉赔案赔付的一大部分是由Fibreboard公司与两家美国保险公司签署三方协议而引起的。由这两家保险公司签发给Fibreboard公司的保单而产生的所有悬而未决和将来与石棉有关的人身伤害赔偿责任都已结清。据说,美国石棉制造商也于1999年同意解决两个大的诉讼案,共涉及五个州的约4000名索赔者。这需要18个公司赔付约1亿六千万美元。

保险界的应对策略
保险业深知APH的赔款责任重大,惟恐躲之不及。早在1973年,保险公司在制定一揽子的商业保险单时就将保单条款修改,改为:污染责任除外,除非污染物的排放、倾倒、释放、泄露是突然的和意外的。但在新泽西州杰克逊镇的一场诉讼中,法庭将“突然的和意外的”解释为“既非预料的、又非故意的”。保险人认为,从垃圾地释放出的化学有毒物污染当地居民的水源是—个十分缓慢的过程,区而不在保单承保范围内。但是,法庭不同意,仍判决保险人负担赔偿责任,支付赔款540万美元。这次诉讼的结果震动了整个保险界。这意味着法庭推翻了保险合同的重要条款,使保单中的“除外责任”成为一句空话,但并不是所有的法庭都同意这样的判决。

保险界为尽可能地减少损失,采取了三项主要措施予以应对:
(一)提高赔款准备金。
许多保险公司为了应付石棉、环境、健康损害等方面的巨大赔款、不得不扩大准备金,提高偿付能力。自1991年以来,美国的保险人—直不断地提高石锦和环境污染赔款准备金。劳合社为了摆脱不见减少的巨大赔款责任的重负,成立了Equitas公司。Equitas是为劳合社1992年及1992年以前所接业务进行再保险而专门设立的公司。现在,石棉赔款责任已成为Equitas所有责任的主要部分。2000年,Equitas的石棉赔款准备金增加17亿英镑,现准备金已达80亿英镑。
(二)参与专门的赔款基金。
以生产减震产品和能量传递产品的美国Raytech公司2000年就因其防范计划而遭破产,该计划使其避免了与石棉有关的人身伤害索赔的冲击。具体做法是,该公司将自己的普通股的90%交给—个专门的石棉赔款基金和政府,而该公司则因此不再受到没有保障的约67亿美元赔款的影响,其中包括人身伤害索焙和环境污染索赔。
(三)防灾防损。
保险人对工业的运作有特殊的影响力,尤其对职业健康与安全以及环境风险方面。通过预防事故发生来减少损失,以及在事故发生时,将损失降到最低程度,这些对于保险人来说有直接的利益。保险人通过降低保费的方法鼓励客户采取预防措施。现在,一些大保险公司都拥有技术先进的培训中心,其职能之一是培圳工业企业客户如何预防有毒物质泄露、化学品爆炸、火灾,如何处理紧急情况,如何保障员工的职业安全和身体健康等。

石棉赔款的发展趋势
据美国2001年最新的一项报告,在财产险和意外险领域,保险业将迎来一个新的石棉索赔高峰期,累计赔款可能会达到650亿美元之巨。这大大高于A.M.Best公司1997年400亿美元的估计。A.M.Best公司对环境污染最大责任达560亿美元的估计维持不变。该公司预测,石棉和环境方面的赔款给保险业造成的最大损失可能会达到1210美元,这比过去960亿美元的估计高出26%。对财产险和意外险业务来说,在历史上已知发生的损失和赔款余额方面,石棉损失索赔已经超过环境污染损失索赔成为最主要、最困难的集团诉讼。

在过去的两年里,保险业的石棉赔款支出平均年递增15%。据预测,在以后的三至五年里,这种趋势会更糟,赔款支出平均每年至少递增20%。这种趋势意味着在今后若干年里,许多保险人将面临着石棉责任增加而赢利下降的局面。

根据专家预测,到2020年至2050年期间,石棉索赔案件会大幅度减少。至于什么时候石棉赔款才能完全消失,什么时候保险业才能从石棉的噩梦中解脱出来,由于变数很多,现在的保险业暂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把它留给未来的保险业去回答了。

如何获得EHS币?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